诺丁汉大学的一位华人教师向记者表示,她觉得采取罢工这种方式来抗议是没有办法的事,“这是我们不得不采取的、最后一种发声方式,这让我们觉得很没有尊严”。

商业世界,没有谁会在公开场合说真话的。就像史书,正经的没有多少,谎言到处都是。